新闻动态

单日确诊近6万!从美国新冠疫情之殇反思医疗器械供应链协同之路

发布时间:2020-07-03 

据美国知名学府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7月1日6时,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升至千万级别,达到10399040例,累计死亡病例508445例。

 

这当中最为严重的国家是传统“医疗强国”美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2623217例,累计死亡127258例。与前一日6时数据相比,美国新增确诊病例59054例,系单日最大增幅;新增死亡病例1330例。

这一触目惊心的数字,让人不禁会问,究竟这个国家出了什么问题?也许我们可以从医疗器械流通的角度,一窥端倪。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危机暴露了美国医疗器械供应链系统的许多弱点。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美国医疗器械供应链缺乏统一的协调和调度。如果当前的供应链协调不足无法在预期的第二波疫情反复之前得到解决,后果将非常严重。

供应链的断链会带来许多危机,不仅危及患者的生命安全,也将医务工作者置于危险的环境中。个人防护设备(PPE)在行业范围内大面积的短缺迫使许多医护人员必须在照顾患者和自身安全之间做出艰难的选择。但是,细看之下,供应链中的断链造成的恶果远远不止个人防护设备的短缺。大到重症监护系统,小到体温计、测温枪,物品的短缺和长达数周的配送延误一直困扰着美国的医疗系统。

美国医疗器械供应链系统问题由来已久,修复导致目前美国疫情失控的供应链缺陷并非易事。但是,就算这一缺陷积重难返,问题是美国医疗供应链上下游是否可以使当前系统更具弹性?或者是否需要采取更激烈的行动?因为疫情随着最近美国全国的大规模游行愈演愈烈,而且可能在秋冬有所反复,如果不尽力修复,危机只会加深。

乔迪·哈切尔(Jody Hatcher)是美国最大的医院数字化服务公司Vizient的前供应链服务总裁,并且是医疗行业供应链协会的14年董事会成员,现任医疗设备配件服务公司PartsSource的董事会成员。他认为,问题的根源在于政府缺乏对医疗器械供应链的协调。由于医院缺乏个人防护设备、诊断试剂、呼吸机其它物资,因此他们不得不自己寻找替代的供应商。由此产生的“自顾自”采购使得某些医院或企业库存增加,而其他单位则得不到充分的物资。这样,所需的医疗物资基于经济而非需求,分配不均的问题进一步恶化。

同时,在特朗普的领导下,联邦政府一直在与各医院和各州争夺供应,好似自由竞价,而没有将有限的供应与预期的需求进行分析和精确匹配。美国各州州长对此表示,医疗用品的短缺已经导致各州在市场上相互竞争,与联邦政府之间的竞价战也在不断升级。美国联邦政府4月宣布紧急储备的耗尽意味着这一现状将一直持续下去。

最重要的是,美国没有真正的全国协调工作来连接所有利益相关者,包括医院、供应商、分销商、网上市场、集采组织、州和联邦机构。取而代之的是,供应链由私营企业的供应商和分销商组成,它们竞争着各个地区中的特定供应商的业务,而难以顾全大局。

 

当前美国的制度是否足以让美国度过新冠危机?不太行。为了应对这种大流行,由私人和公共组织组成的联盟组成了国家呼吸机共享计划,这是一个进步。但是,这样做是在没有政府采取行动的情况下采取的,这不是未来抗击疫情的可持续模式。

更为现实和有效的解决方案可能是由联邦政府任命国家医疗器械供应链“沙皇(强有力的统一协调人)”以加强各方之间的合作,在美国这样一个自由市场,这似乎不太可能。但是,考虑到特朗普总统偏爱私企的解决方案,政府可以雇用分包商来履行这个职责。

这种方法倒是有个先例:私企分包商运营的Medicare 340B门诊药物计划。其实,有许多有能力的私企可以介入并在疫情中扮演类似的角色。但是,就目前而言,由于没有一个名正言顺的领袖在公共和私营企业之间进行协调,各单位需要以某种方式作为一个行业集体前进,共同构建一个更加柔性、更加主动管理的供应链。

 

这样理想状况的供应链是什么样的呢?

? 渠道透明,供应商、分销商和客户可以公开沟通,这样医院了解产品的存量,理性采购,从而防止采购不足和囤积。

? 医院具有更高的库存可见性,以及更准确的需求预测,更快的订单下达以及与供应商和分销商的更好协作。

? 广泛地使用实时数据支持的分析来预测供应瓶颈,并主动防止物资、设备和人员短缺。

? 有在线平台,使医院的医工团队能够与其他医院的的同行共享见解和最佳实践。

 

由于各类联网信息化系统等解决方案的出现,这些功能及实践如今已经存在,但仅存在于某些区域和领域中。如果它们能在短时间内(几个月)整个行业中被采用,将解决疫情所暴露出的许多问题。由联邦政府任命并授权在所有供应链上下游单位之间进行协调的私营企业协调员,可能是美国实现这个目标的最快方法了。

美国在药品行业的集中度非常高,95%以上的市场份额被三家企业占据,所以面对每年的流感以及频繁的飓风造成的公共卫生事件,在国内调配药品相对容易。然而,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在医疗器械领域,特别是分散从世界各地断断续续采购而来的个人防护设备及诊断试剂、呼吸机、测温枪、生命维持设备等,则调配能力欠佳,可以说是一大软肋。总而言之,医疗器械的流通,需要“上下一盘棋”的统一调配,各自为战是难以长久的。而协同,最重要的则是信息的互通,这就是为什么近几年从政府到行业都在强调供应链的数字化转型以及智慧科技的应用。

对比国内,疫情发生早期,也曾有过一段时间的物资调配混乱,但很快,在中央强有力的领导和协调下,各省、市的防疫指挥中心联合医疗器械经营及物流企业,团结互动,很好地控制了疫情。除了政府层面的步调统一,这一结果也离不开几大医疗器械经营企业在各自运营地区所主导发起的统一行动,做好了医用物资应急调拨和防疫保障等各项工作。此外,行业协会在抗疫工作中也做好了协调、沟通、积极提供专家意见、及时向政府机构反馈情况等工作。正是各方步调一致的努力,才换来了国内来之不易的抗疫阶段性胜利。

信息来源:中物联医疗器械供应链分会

联系方式

地址: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 外高桥美约路222号五楼501室

 

邮 编:200131

传 真:58661522

电 话:58661516

邮 箱:mdta@www.girlzgonewilder.com

相关链接

©2018 上海浦东医疗器械贸易行业协会

沪ICP备190399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9002000210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编号:(沪)-非经营性-2010-0068

技术支持:维程教育

在线快3-下载